熱門文章

2018年1月1日 星期一

中國 雲南 の 由地平線飛往高原

由雲南回港快兩個月才開始寫遊記,史上最懶的一次(猴子掩眼emoji)。其實是因為上個月忙於sem尾的考試和功課,十二月又顧著享受sem break的自由,到了一月,下趟旅程即將開始才驚覺雲南之旅還未開始寫⋯⋯

好吧,言歸正傳,今次的雲南之旅純屬巧合,本身計劃去緬甸/新疆,但剛好遇上 HKExpress 推廣的 $32 機票,又見到稻城亞丁的圖片,於是想也沒多想就買下了一張來回昆明的機票⋯⋯
又可以背起背包去旅行!

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

德國 Fussen の 天鵝堡-睡公主城堡

自從三月遊德回港後,因工作關係而斷斷續續寫遊記,事隔五個月終於來到最後一篇:天鵝堡!也是是次旅程的最後一個景點。

上文提到在楚格峰下山時誤了班次,差點要步行9km回到富森,不幸中的大幸是找到 Taxi(雖然貴到要哭了)。有這樣的安排是因為由慕尼黑前往富森都有段距離,既然楚格峰和富森比較近,何不直接去富森住一晚,然後翌日可以早一點去天鵝堡,以求買到時間好一點的 Tour ticket。

新舊天鵝堡開放時間:
3月19日-10月15日:9am - 6pm
10月16日-3月18日:10am - 4pm
#不開放的日子:1月1日、12月24-25日、12月31日
官方網站:http://www.neuschwanstein.de/
很典型的新天鵝堡照片,但原來城堡的右邊才是正門!

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

德國 Munich の 楚格峰-橫跨德國與奧地利的雪山

若遊德之旅最難忘的故事是「Dachau集中營」,那麼最難忘的風景定必是「楚格峰」!

楚格峰海拔 2962m,位於德國巴伐利亞州和奧地利邊境之間,屬於阿爾卑斯山脈。
德文為「Zugspitze」,當中的Zug是「雪崩」,Spitze是「頂峰」,如此命名是因為非常陡峭的山峰北側經常發生雪崩。雖然時有雪崩,但不影響它成為德國最高的滑雪場,也是唯一的冰川滑雪場,而且吸引著不少滑雪愛好者!

由於楚格峰是德奧共享,各有自己的官網:
德國:http://zugspitze.de/de/sommer(多達20種語言,包括繁體中文!)
奧地利:http://www.zugspitze.at/(只有奧地利文、德美、英文)
超美的阿爾卑斯山脈!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德國 Rothenburg の 童話小鎮

我對歐洲的印象除了滿滿的教堂,還有海量的童話小鎮。雖然我不是活在童話世界裡的公主,也沒有對王子公主的故事存有美好的幻想,但還是想見識一下何謂童話,直教眾生少女迷倒當中。

如果要在童話裡找個角色定位,我不會是公主,也沒有當公主的材料和乖巧。若要終生聽從王命,行為舉此受盡監視、控制、教育,連戀愛婚姻都難逃政治因素,再多的榮華富貴、豐衣足食都只是籠裡的餌。

所以我不曾羨慕迪士尼裡的公主,也沒有FF過會遇上王子打救自己,為什麼英雄角色要由王子來充當?所以我最欣賞的是比王子更 man 的花木蘭(hey~花木蘭都不是公主),喜歡她那正氣凛然的英姿和為父從軍的勇氣!

也許現實中的我注定沒有當個安分公主的命,只能做個女生外表漢子心的花木蘭。
羅騰堡最典型的畫風!

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

德國 Munich の 人性的黑暗:Dachau 集中營

整段旅程最沉重的一天,參觀當年納粹德軍遺留下來的 Dachau(達豪)集中營,這是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完整地經歷了12年納粹時代的集中營,因此Dachau Concentration Camp 的建成和關閉象徵了希特拉納粹政權的崛起和瓦解。

" I want everyone to know that there were no nameless heros, that they were people, who had their own names, faces, longings and hopes, and that therefore the pain also of the last of them was no smaller than that of the first, whose name has been perserved." Julius Fucik, born 1903, executed by the Nazis in 1943.

「我要世人知道沒有所謂的無名英雄,這是一群有自己的名字、臉孔、渴望、與期盼的人們。最後一位踏入集中營的受害者,他的痛苦決不少於第一位來到此的」。
Julius Fucik,生於1903年,於1943年遭納粹軍處死。
Arbeit Macht Frei,勞動使人自由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